2020年6月1日

郑创辉投资日记
2020-06-02 07:21:35

2020年6月1日 周一 厦门 晴 郑创辉

价值投资者,投资的是一个国家的未来,和人类社会的发展,所以要对国家有信心,对人类社会的发展要有信心,相信社会永远是向前发展的。

按惯例第二段还是留给网友和实际生活中的朋友,以此表示我最真诚的谢意,感谢网友“千年小猪”的打赏,感谢朋友送的“郎阿姆”烧仙草,以及华龙证券余总送的景德镇陶瓷杯,还有连续坚持两个月阅读我的日记(至少15万字的阅读),没有漏看,在留言中回应我“我一直都在”的网友,按打卡时间先后为:山阴路夏天、多余的依赖、cedricdet、股中阿三、Rember`、长山梦幻、修心TZ、钱钱多多哦、后天927、喵喵66、buyanqkd、菱岭、千年小猪、吉姆尼2019,感谢大家的鼓励和支持,在大家的支持下,我现在“郑创辉投资日记”ID号已经有131.9万的阅读量了,一共收到617个赞,积累了关注人数482人,未来我会更加努力,把投资笔记写好,我这样的长篇日记还有人坚持看,确实不容易啊,至少要有一个上进心,才会这样一直坚持下来。

今天六一儿童节,大盘狂飚,不过我还是没有买卖, 000651格力电器我至少要到65元才会动仓位,601155新城控股我的目标价是45元左右,而短期在普通账户买入的几十万,还未到达我想要的价格,也不想出,600309万华化学离目标55元还有好久的时间需要等呢(原想51元出,但看现在别人股都没回撤,只好上调目标价了),我整个5月份的仓位都没有过任何的买卖。

今天的大盘大涨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?

我个人认为,对这个分析意义不大,因为我们是在做价值投资,并不需要关心每一天的涨跌,每一天的涨跌,大多是正常的市场行为,也是市场存在的方式,以前还会在乎中长期的趋势,现在连中长期都不看,因为中长线向下,我能空仓着等吗?我的职业是证券投资,任何时候都不会空仓,那我去研究大盘方向就没有意义了,而且关键自己还没有本事判断大盘方向。

按2020年1月趋势看,基本上确定是牛初了,我当时布局了1350万的仓位,准备暴发一笔了,可是结果牛没有来,疫情来了,未来是不可预测,我现在完全放弃对大盘未来的预测判断,按自己的策略,选择足够好的股票,然后安心的持有。

现在我持有850万的000651格力电器,大盘上涨下跌,我都不存在把它做波段的问题,我也没有勇气做波段,比如我现在分析今天的大盘这么猛,分析后如果是大盘有泡沫了,我们也不敢明天把000651格力电器仓位给卖了,万一减了后,大盘真的跌,000651格力电器跌至55元,我还敢买回来吗,不敢的,希望跌更多,然后看着000651格力电器又弹回58元,我肯定在想,再回撤一些,我就买回来,真再回调到56元了,还不是一样不敢买回来,希望它继续跌再跌,万一000651格力电器直接反弹60元,又纠结了,要不要追买进去,可是又有锚定定律在影响着我们的观念,我58元卖掉的,现在60元买回来,到哪去找勇气,一整个流程推理下来,我就会发现,如果想做波段,我基本十拿九输,那任何动仓呢?

每日猜大盘涨跌,基本上只对一半,即正确率50%,没有意义,因为正确率无法达到50%以上,用丹尼尔·卡尼曼在《思考,快与慢》中论证的,世界最了不起的经济学家、基金经理人、投行,他们的水平和大猩猩丢飞镖的概率是一模一样的,我们猜硬币正确率也能达50%,那么我们分析大盘涨跌正确率也是50%,只是娱乐而已,意义不大。

价值投资的理念是做一个方向,不是每天猜涨跌,我们判断大盘中长期的方向,这个又涉及到很专业的领域,叫着宏观经济学,也是经济学领域中最难的,最不确定的,至少我是无法准确分析宏观经济的,我一般看伟大的学者对宏观的看法,比如任泽平先生的论文,但看完后如果发现是减分的评价,我依然还是不敢减仓,这就比较麻烦了,于是我就研究出一套掩耳盗铃的方法:盲目的相信社会是会进步的,反正任何时候,我的职业就不可能让我空仓——空仓意味着没收入,持仓不管盈亏,至少他是有机会的。

现在的国外乱的一团糟,我们受疫情的影响经济也受严重打击,万一发生战争之类的,像我这样满仓肯定破产。但是万一发生战争,没做股票投资的人还不一样破产,只要发生战争,谁能不破产,大家可以看看《叶问》这个电影,战争情况下,难道没做投资的人就很安全了吗?这明明是系统风险,做不做投资都得破产,那用这个假设来说投资有风险,我觉得不客观,所以我的掩耳盗铃的方法是,对于社会的大方向,永远充满着乐观,对于个股,要永远充满着质疑。

我对自己的投资只怕自己股选得不够好,不在乎是不是股灾,还是牛市,因为我判断不准,2020年1月份,我看到牛初的迹象和图像,我布局了1350万的仓位,结果呢,惨不忍睹啊,想想这判断哪有用啊,全世界所有的风控专家都把可以遇到的风险全筛完了,最后也没有能发布说有个风险叫新冠状病毒。

如果真的回撤得很历害,回去信息源头去查,看看源头有没有出问题,基本面有没有发生改变,如果有,那就撤,如果股票是好股票,那就继续深挖加仓,没子弹了,就读读书吧,书能带给我们心灵的慰藉,读泰戈尔的《飞鸟集》,读读惠特曼的《草叶集》,读读爱默生的诗,这样就会给自己补充正能量了,还不行,就拿本传记看,信心估计就满满的了。

既然来投资,我个人喜欢对生活有适当的冒险,但不冒无意义的险,比如买入烂股票,这个险打死都不干,但是对于买好股,我就比正常人勇敢得多,我对自己的投资的规划,有点像梭罗描述的(19世纪中叶美国伟大的哲学家梭罗,也是爱默生的好朋友)他在《瓦尔登湖》中写到:“因为我渴望从容不迫地生活,只思考生活的基本事实,看一看我是否能够学会自然所授,而不想当死亡迫近之时惊觉自己从未真正活过”。

我的大方向就是:买好股。对于选择买什么股,不是首选价格,是首先分析公司的品质,这个是在第一位的,这个过不了,多便宜的股,我都不买。第二步,在第一步的基础上选价格,再次强调,是建立在第一步的基础上选价格,离开了第一步,选任何价格的股票,都和我自己的理念不能一致。

在第二步选价格时,这个有一点点涉及到技术指标的内容,我们做价值投资,不是很关心技术指标,不是技术指标是坏东西,而是担心大家乱用技术指标,那样会亏钱的,市场是有足够的包括心的,我个人不排斥技术指标,但我反对只用技术指标,。

如果不考虑股票本身的品质,乱用技术指票,这个有点儿像,一个女生,对一个烂男人,即使使出浑身解数,百般温柔贤惠也是没有用的,百般温柔贤惠这是技术上的层面,那个男人品质不好,再好的技术也没有用,而一个男人如果是一个有品质的男人,这个女生根本不需要活得小心翼翼,发脾气,这个男生也会接受她,也会待她很好的。当然如果在一个有品质的男生身上使用百般温柔贤惠,那就会好得不行,所以投资这种事,只能锦上添花,不能雪中送碳。

在好股中使用技术,没有太大问题。我记得前几天有一位网友说。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就想买卖,怎么办,我说那就顺着自己的习惯做一个投资策略,控制不住就不要控制,只要选择好股买卖,瞎搞也能赚到钱的,只是少赚一点,坚持两点,一点坚持只买顶级好股,第二点,在第一点的前提下,坚持亏了不卖。

在拉圾股中,使用卖出技术指标正确率很高,往往卖到最高点,不过我不买垃圾股,所以这个技术指标对我没有意义,对好股使用买入指标技能,发现正确率也是相当高,往往买在低点,但是依然不会全对,所以也就不是很在乎,因为每回用技术参数买好股,都没有买到,让它给跑了,都没把自己气死,对于好股,往往不太理解的买入指标都得买了,这样一看,还学技术有啥子用。

在好股中使用卖出指标,那我们一定会恨死自己的,因为好股任何时候卖都不对,不卖是唯一正确的,我们很高兴自己卖到最高点了,不过没几天,我们一定高兴不起来,因为又创新高了,总的来说,如果我们想在一周,或一个月内看到账户卓有成效,用点儿技术,如果我们打算买个三五年,那基本上可以乎略不计,技术是毫无意义,就像我之前一直举例的,我们用50元买600519贵州茅台和60元买入600519贵州茅台有什么差别,短期来说,我们比别人贵了20%,可是对于今天1419元的茅台,我们50元买的和60元买的有区别吗,没有区别的,真正的区别是在于我们当时买了吗,

最后用19世纪伟大的美国浪漫主义诗人爱默生的名句来结束今天的分享:“终有一日,人类会相亲相爱,所有的灾难都会在普照大地的阳光中消失得无影无踪”。

关键词
延伸阅读